和鄰家哥哥雨赫交往的事,隱藏得很好。

 

今天是情人節,身邊的人也在問晴晴有沒有人約會,她當然說沒有了,他也好像忘了。說起來,在上一次做了以後,他也好像忙於學位的論文,沒再找過我了。晴晴有點落寞,但也不顥露於色。

 

晴晴回到家中,父母到美國公幹了。「前世情人不在家,今世情人又不理我,唉。」晴晴進入房間,躺在床上,心裏的落寞正在增長。

 

「晴晴,可以開門嗎?」雨赫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,但不太高興的晴晴生著悶氣,不想理他。也對的,大半個月也沒搭理過她,連平日網上聊天也只是一兩句便了事,說好了交往卻這麼冷淡,真教人生氣。

 

大門還是開了。雨赫用了晴晴父母給他的後備鑰匙開了門,找到了在房間生悶氣的晴晴。

 

「怎麼了?生我的氣了?」雨赫見她的臉色不對,便笑著問道。

 

晴晴也不是想生他的氣的,只是既是想念又怕他被其他大學同學挑逗了,平日又甚少溝通,不免生氣。「沒生氣。」晴晴別過頭去,不看他的眼睛。

 

一個蜻蜓點水的吻吻上了她的額頭,雨赫把她擁進懷裏,笑道︰「傻孩子,生我的氣我又怎會不知道呢?對不起啦,先前真的很忙,很多事情要做,不過你放心,我沒去撩妹,因為有你就夠了。」「哼,口甜舌滑。」晴晴不那麼生氣了,而雨赫輕輕抬起她的頭,有力地親了下去。

 

「情人節當然要做一些情人會做的事了,對吧?」雨赫笑道。晴晴有點害臊地點了點頭,放鬆身體,任由雨赫將她攻陷。

 

雨赫用舌頭輕巧地挑逗著晴晴的乳頭,使得它們堅挺起來。晴晴在刺激下呼吸加速了,發出輕輕的喘息聲。晴晴的右手溫柔地脫下雨赫的西裝褲,左手輕輕撫摸著雨赫的腹肌。那種令人愉悅的安全感,她找到了。

 

雨赫用手指探進穴道,細心而耐心地找出敏感點。上一次他也太急進了,害她那麼痛,他也過意不去。他輕輕按壓一個點,晴晴不由得叫了起來。「是這裏了。果然敏感點會比較容易濕潤的。」他一邊用手指抽插,一邊按壓著敏感點,最後晴晴一下高潮了,下體濺出愛液,嘴角因肌肉乏力而流出唾液。

 

晴晴轉過身來,以後入式的姿勢讓雨赫粗大的肉莖進入她的穴道。晴晴在刺激下頭向上一仰,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。


雨赫見狀更興奮了,肉莖青筋暴現,抽插也管不上憐香惜玉了。「晴晴,你好舒服……」雨赫扶住她的腰,抽插速度又快又兇猛。


「雨赫,慢點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晴晴手緊抓床單,似乎有點受不了。


「忍著點,我快……快到了!」雨赫抽插著,在滿足的低吟下射了在晴晴的裏面。


「你又射在裏面,真的會懷孕啦,又不戴套……」晴晴躺在床上,有點不滿地說道。


「不用怕啦,都說我包養你一輩子。」雨赫從浴室拿出濕了熱水的毛巾,輕輕擦拭著晴晴的下體和大汗淋漓的身體。


「以後的所有情人節,中西方的,我都會在。」雨赫輕輕吻了晴晴的額頭。


晴晴擁抱著雨赫,二人久久才分開。


「情人節……總算甜了呢!」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白狼黑狼影子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