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「求你了……別再打了……」
晴晴的哀求聲和痛苦的叫喊聲在房間內迴盪著,那人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。

「小妹妹,看你身材姣好,哥哥我怎忍得了手呢?」

半小時前。

一個黑影從街角彈出來,用刀劫走了夜歸的晴晴。她試圖反抗,卻差點被刺了一刀。

15分鐘後。

那人一直在撕扯著晴晴的乳頭。一雙玉兔上下跳動著,那人一手一個瘋狂地亂揉,使得晴晴連連叫痛。

「痛……別再頂了……」性器一直頂上子宮口,使她叫苦連天。那人看得過癮,把她換成坐蓮的姿勢,再狠狠頂著她的子宮,最後狠狠射了。

半小時後。

那個人用盡辦法凌辱她,身體被虐打留下的傷痕灼痛,但也不比她下體受到半小時撞擊來得疼痛。

「喂,阿狗,捉到個小妞,下面超緊,身材超好,一起來玩吧!」

聽見更多人會來,晴晴拼了命也得逃跑。誰知那人用手銬把她銬住,用他那粗大的肉莖塞進她的口中。

晴晴的眼淚不住流下來,分不清是羞恥,痛苦,還是其他原因了。

她一生只想被雨赫做,從未想過會否被人硬上,更沒想過雨赫會否接受她,被玷汙的她。

那男的抽插越發加快,最終全射在晴晴喉嚨深處,一波又一波地射出來。

晴晴下意識地吐出他的性器,咳嗽著。

這時,那個叫阿狗的人也來了。

二人一個插嘴,一個插穴,晴晴被卡在中間,難受得很。

窒息的感覺和下面的疼痛使她雙眼接近反白,幾乎無力呻吟。

「大哥,果然沒介紹錯,這小妞的小穴就是緊,好久沒這麼爽過了!」

「當然,我幹了她半小時了,她去了起碼六次,我去了也五次了。我們倆各有18厘米,先把她幹死再說!」

抽插變得狂野,阿狗更是個變態。他脫下皮帶,一下又一下地鞭打著她的身體,最後更用它勒住她的頸項。

「阿狗,哼,真是個變態。小心別弄死她了,很麻煩的。」

雨赫,救我……這是晴晴失去意識前最後的念頭。她感到兩股熱流進入身體,身體再負荷不了強烈的刺激,眼前一黑,暈倒了。

但當她醒來時,她雖然人是被救出來了,但卻失去本性。

雨赫試著安慰她,她卻因害怕和失去一部分記憶而崩潰。

當雨赫把她接回家時,他去了洗個澡,她已跑出街外,瑟縮一角。

「對不起,我被玷汙了,不配當你的女友。再見了,雨赫……」

天下著微雨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白狼黑狼影子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