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赫很久沒下酒吧了。他朋友說他失戀了,怎麼樣也得讓他出來陪陪自己。


雨赫其實不想又拋下晴晴一人,更不想到這烏煙瘴氣的地方來。這間酒吧是出了名讓按捺不住慾火的乾柴烈火相燃聖地,作為有女朋友的他自然不想受誘惑。


「小哥,自己一人麼?」一個打扮妖豔的女子走過來,坐在他身旁。「一杯血腥瑪莉加底,謝謝。」


她把酒放到雨赫眼前,笑道:「見你是個帥哥,請你喝的。」


雨赫半信半疑地喝了兩口,卻感到一陣暈眩,胸膛
發熱。 


「哎,小哥這麼快就醉了,」那女子笑道,「今晚」,她在雨赫耳邊輕聲說:「就讓我好,好,照,顧,你。」


雨赫在矇矓中被帶到了一間時鐘酒店,他的性器不知不覺間已抬起頭來,被牛仔褲頂得難受。


「你……你是誰……快放了我!」雨赫手被放在那女子身上,那女子把他的牛仔褲脫了下來,輕輕地套弄著。


雖說她的手技比晴晴的好,但出軌的感覺叫他羞恥,享受不來。但生理反應上,他的肉莖興奮地跳動著,淫液開始在馬眼中流下來。

「啊…啊……」套弄越發加快,在藥效和快感的刺激下的雨赫射了。


「哎,這大家伙還真有精神,都射了還屹立不倒,」那女子眼前一亮,繼而爬到雨赫身上。藥效中的雨赫無力反抗,只能看著眼前的陌生人一下子坐到了他身上,嫩穴含著性器。


「小哥兒,你的還挺大的……啊……爽……」她自個兒上下搖動,興奮地撫摸著自己。雨赫只希望一切是個惡夢,他沒有與別的女人做了,他沒有出軌……精神上,他有罪惡感;情慾上,他希望她繼續。晴晴少有和他一起做,眼前這女子卻自發地讓他爽。


「妳告訴我,你名字是甚麼?」他感覺自己快要去了,卻沒忍住,最終二人一同高潮。那女子伏在她身上,撫摸著他的胸肌。「Shally,」她笑道,「以後,你是我的男友。」


雨赫無助地望向天花板,不知如何是好。


「我有女友了……」



「你跟我也做了,也高潮了。」她輕描淡寫地說道,「反正你也是來尋開心的,你不說,我不說,她哪會知道?」


闖禍了。雨赫腦子這樣想著,手卻不自覺地放在她的背上。


創作者介紹

白狼黑狼影子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淵
  • 期待期待下一篇,光是前面幾篇這樣,我就有點小哭了呢,晴晴……